<strike id="bxdxn"><i id="bxdxn"></i></strike>
<strike id="bxdxn"></strike>
<strike id="bxdxn"></strike><span id="bxdxn"></span><strike id="bxdxn"><i id="bxdxn"></i></strike>
<span id="bxdxn"></span>
<strike id="bxdxn"><i id="bxdxn"><cite id="bxdxn"></cite></i></strike>
<ruby id="bxdxn"><i id="bxdxn"><menuitem id="bxdxn"></menuitem></i></ruby>
<strike id="bxdxn"></strike>
<span id="bxdxn"><video id="bxdxn"></video></span>
資訊分類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
/
/
2021年度:信托行業七大關鍵詞

2021年度:信托行業七大關鍵詞

  • 分類:城投圈
  • 作者:
  • 來源:證券時報
  • 發布時間:2022-01-04 11:07
  • 訪問量:

【概要描述】中國信托業的2021年是安靜的一年。復雜嚴峻的宏觀環境,持續嚴苛的監管氛圍,以及沉重而緊迫的轉型壓力,每一項都讓信托公司眉頭緊鎖,低頭沉思。轉型方向是清晰的,行進過程卻是艱難的。融資類信托、通道類信托按部就班壓降縮量,標品信托一如預期爆發增長,信托資產規模逐步企穩,行業轉型順勢踏入攻堅深水區。作為行業觀察者,證券時報記者特此盤點2021年度的信托行業,用七大關鍵詞總結回望,記錄歷史進程中的中國信托業。 ? 20萬億 2021年,信托資產規模在20萬億的關口穩住了。 ? 自2018年《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發布以來,信托業進入轉型階段,資產規模從2017年四季度末的高點持續回落。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信托資產規模降幅漸趨平穩,2021年二季度首次出現回升。 ? 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截至三季度末,信托資產規模為20.44?萬億元,雖較二季度末的20.64萬億元有所下降,但略高于一季度末資產余額,規模變化趨向平穩。 ? 從資金來源看,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集合資金信托規模為10.55萬億元,占比51.63%,繼二季度末首次突破50%后再度提升;單一資金信托規模為5.12萬億元,占比25.04%;管理財產信托規模為4.77萬億元,占比23.33%。 ? 雖然信托資產規模持續壓縮,但集合資金信托的規模整體保持平穩,占比持續提高。非資金類的資產來源即管理財產信托占比也呈現上升趨勢,較2017年末的16 .53%上升6.8個百分點。相對應的是,以通道類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其規模和占比經歷了長時間的連續下降。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占比較2017年末的45.73%?大幅降低20.09個百分點。 ? 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分析,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信托業的業務轉型已經取得一定成效。融資類與通道業務繼續壓縮,房地產信托規模得到有力管控,資金投向不斷優化,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不斷增強。同時,標準化投資快速發展,主要得益于證券市場信托的持續發展。 ? 他認為,隨著轉型成果的顯現,行業發展方向愈加明晰。未來,信托公司應繼?續積極推動業務轉型,以滿足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居民財富管理需求。 ? 壓降 壓降,已經連續三年成為行業關鍵詞。 ? 在2021年2月7日召開的年度信托監管會議上,監管人士明確傳達2021年將繼續?開展"兩壓一降",主要內容包括:融資類信托規模再降10000億,違規金融同業通道清零,風險處置3000億以上;房地產規模不超過2020年年末。 ? 為了督導信托公司嚴格完成任務,監管部門年末再向信托公司發出"壓降指令"———各信托公司以2020年年底的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規模為基礎,2021年必須繼續壓降約20%的比例;至于通道類業務,監管部門給出的處理意見是,"應清盡清、能清盡清"。 ?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年末下達的監管指令中,監管部門要求各信托公司內部嚴格把關,嚴禁違規新增信托通道業務、違規調表和數據造假。 ? 來自中國信托業協會的官方數據顯示,在監管部門持續壓降融資類信托的政策背景下,融資類信托規模自2020年三季度以來快速回落。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融資類信托規模為3.86萬億元,同比下降35.13%,環比下降6.57%;融資類信托占比為18.88%,同比下降9.64個百分點,環比下降1.14個百分點。 ? 與此同時,以通道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規模及占比逐年下降,2021年至今的同比降幅度超過20%。 ? 回顧此前,監管人士于2020年年中曾經表態,壓降通道業務和融資類信托業務,不僅過去要求壓,現在要求壓,今后還會要求壓降。監管政策不會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開展融資類信托業務,而是會逐步壓縮違規融資類業務規模,促使其優化業務結構,直至信托公司能夠依靠本源業務支撐其經營發展。 ? 中國信托業協會特約研究員周萍表示,"壓降融資和通道類業務是防范行業風險,避免行業盲目擴張帶來風險隱患,促進行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要求。信托公司應提高站位,增強大局意識,貫徹監管部署安排,有序壓降通道及融資類業務規模。" ? 房地產信托 大幅壓縮房地產信托業務,是監管部門2019年8月以來的政策導向,也是從彼時開始,房地產信托未曾缺席行業年度關鍵詞。 ? 至2020年年末,房地產資金信托余額為2.28萬億元,同比2019年年末的2.70萬億元下降15.75%,環比三季度末的2.38萬億元下降4.19%。與此同時,房地產信托占比為13.97%,低于2019年四季度末15.07%。 ? 2021年,伴隨著華夏幸福、恒大集團等大型房企風險暴露,房地產行業進入加速洗牌期,信托公司在房地產領域的資金投入持續收緊。 ?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投向房地產業的資金信托余額為1.95萬億元,同比下降18.13%,環比下降6.30%;房地產業信托占比降至12.42%,同比降低1.38個百分點,環比降低0.59個百分點。 ? 業界觀察人士認為,房地產行業調控升級有助于防范金融資源過度集中,避免由此帶來的資源浪費和潛在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房地產信托業務規模和占比的下降,有助于信托公司將更多資金投入經濟轉型升級的重點領域,更好地發揮信托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職能。 ? 2021年底,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支持商品房市場更好滿足購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銀保監會也表示,將合理發放房地產開?發貸款、并購貸款等。 ? 不過,中誠信托投資研究部認為,由于"房住不炒"政策基調并未發生改變,房地產信托整體業務規模難有較大增長;在持續壓降融資類業務規模的政策下,股權投資、并購基金等業務模式的規模將有所增加;合作伙伴、業務發展區域將向頭部優質企業和一二線城市集中。此外,信托公司還需關注購房尾款資產證券化等相關業務機會。 ? 標品信托 標品信托的爆發式增長延續了整個2021年。 ?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在資金信托投向的五大領域中,證券市場已成為第二大領域,僅次于工商企業領域。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資金信托規模為15.67萬億元。其中,投向證券市場的資金信托余額為3.06萬億元,同比增長38.12%;證券市場信托占比升至19.50%,同比上升6.66個百分點。 ? 證券市場信托的增長主要源自投向股票和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特別是投向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三季度末,資金信托投向股票、債券和基金的規模分別為0.65?萬億元、2.13萬億元和0.28萬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6.54%、57.36%和10.75%。 ? 在這一領域中,TOF產品已成為現階段眾多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一致選擇。 ? 據用益信托研究院數據,截至11月12日,今年新增的TOF規模約為787億元,參與布局的信托公司達到40家左右,較去年年末增加20多家。 ? 另據可供參考的公開信息,2020年年末,業內有5家信托公司的TOF業務規模超過20億元;而截至2021年11月末,前述公司中有3家此項業務規模已超過百億元。 ? 對于標品信托業務的趨勢,周萍指出,在政策的引導下,預計證券市場信托的規模和占比將持續提升。與此同時,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環境為信托公司帶來了標準化資產投資機會,信托公司應充分發揮信托資產的本源屬性,發展直接融資業務,促使金融市場投融資結構與實體經濟發展結構相匹配,形成良性互動且高效運轉的金融與實體經濟資金融通格局。 ? 高管流動 行業變革期,信托高管加速流動。 ? 據證券時報記者統計,截至12月8日,2021年監管批復任職資格的信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多達24位,涉及22家信托公司。 ? 另據公開信息,還有數家信托公司迎來新總經理,但任職資格尚待批復,比如西藏信托、興業信托等。其中,部分信托公司的董事長和總經理在今年雙雙有變動,比如中誠信托、外貿信托等。 ? 若加上副總經理、財務官、風險官等,信托公司高層變動情況更多。68家信托公司中,超過一半公司出現高管變動。 ? 高管變動的原因,往往源自幾類情況:一是信托公司股東變動。新股東入主往往會對信托公司發展有新思路,新股東也會聘用新班底,制定并推行新戰略;二是常規市場化流動。大多是考核競爭的結果,往往與信托高管的業務能力、業績達成情況有關;三是風險資產處置過程中的高管調整;四是前任的原高管變動后新人補缺。原高管變動可能是因工作原因調動,或是退休,或是被調查等情況。 ? 總體來看,高管變動的主要因素又存在一定相互關系。從信托公司的業績展望、股權變化趨勢看,信托高管的較高流動性在短期內大概率還將持續。 ? 有業內人士認為,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業務將來若收緊,而信托公司注冊地和辦公地不一致不再被允許的話,信托行業高管還將加速流動甚至流失。 ? 相對來說,公司治理完善、經營穩健、高管專業能力強的公司,高管團隊會更穩定一些。不過在行業市場化競爭趨勢下,信托高管的適當變更和流動,往往是信托公司和信托行業、信托人才在發展目標下的選擇,是一個行業健康發展的正?,F象。高頻的高管層變動,特別是"一把手"(董事長或總經理)變動,會對信托公司的穩定發展造成一定影響。隨著信托行業回歸本源,經過一段時期的戰略調整和實踐磨合后,相信流動也會回到正常水平。 ? 新規 2021年,信托行業迎來數項新規。 ? 7月30日,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發布《關于清理規范信托公司非金融子公司業務的通知》,以"壓縮層級、規范業務"為主要思路,整頓規范信托公司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明確清理規范工作安排。自《通知》印發之日起,信托公司嚴禁新增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已設立的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不得新增對境內外企業的投資。 ? 近年來,部分信托公司以固有資產直接或間接設立從事私募股權投資等業務的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其中部分公司由于經營管理相對薄弱、合規意識相對淡薄,在展業過程中也滋生了市場亂象,累積了風險。比如,開展監管套利、隱匿風險的通道業務;與母公司之間存在融出資金、轉移財產、輸送利益等違規關聯交易問題。業內人士認為,非金融子公司業務的清理規范,將有效推動信托公司回歸本源。 ? 10月,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發布的《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整頓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成為行業各方關注和熱議的焦點。據了解,近年來,信托公司為便于展業,普遍在注冊地以外設立業務、營銷等部門。因管理半徑拉長,多數信托公司對異地部門缺乏有效管控,積累風險隱患,影響監管政策傳導執行。 ? 征求意見稿明確要求信托公司在一年之內完成對異地管理總部的整頓,要點包括中后臺部門遷回注冊地或與注冊地部門合并,所有異地部門的員工總數應占信托公司員工總數的35%以內等。征求意見稿還提到,董事長(含副董事長)、經營管理層、監事長(監事會主席)應常駐注冊地辦公,不得在異地設有辦公場所。 ? 有資深行業人士分析,這份征求意見稿如果真的落地將對行業產生巨大影響,目前業務規模排名靠前的多家信托公司均有相當體量的異地業務。不過,征求意見稿也為整頓之后的信托公司留有過渡時間窗口。

2021年度:信托行業七大關鍵詞

【概要描述】中國信托業的2021年是安靜的一年。復雜嚴峻的宏觀環境,持續嚴苛的監管氛圍,以及沉重而緊迫的轉型壓力,每一項都讓信托公司眉頭緊鎖,低頭沉思。轉型方向是清晰的,行進過程卻是艱難的。融資類信托、通道類信托按部就班壓降縮量,標品信托一如預期爆發增長,信托資產規模逐步企穩,行業轉型順勢踏入攻堅深水區。作為行業觀察者,證券時報記者特此盤點2021年度的信托行業,用七大關鍵詞總結回望,記錄歷史進程中的中國信托業。

?

20萬億

2021年,信托資產規模在20萬億的關口穩住了。

?

自2018年《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發布以來,信托業進入轉型階段,資產規模從2017年四季度末的高點持續回落。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信托資產規模降幅漸趨平穩,2021年二季度首次出現回升。

?

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截至三季度末,信托資產規模為20.44?萬億元,雖較二季度末的20.64萬億元有所下降,但略高于一季度末資產余額,規模變化趨向平穩。

?

從資金來源看,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集合資金信托規模為10.55萬億元,占比51.63%,繼二季度末首次突破50%后再度提升;單一資金信托規模為5.12萬億元,占比25.04%;管理財產信托規模為4.77萬億元,占比23.33%。

?

雖然信托資產規模持續壓縮,但集合資金信托的規模整體保持平穩,占比持續提高。非資金類的資產來源即管理財產信托占比也呈現上升趨勢,較2017年末的16 .53%上升6.8個百分點。相對應的是,以通道類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其規模和占比經歷了長時間的連續下降。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占比較2017年末的45.73%?大幅降低20.09個百分點。

?

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分析,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信托業的業務轉型已經取得一定成效。融資類與通道業務繼續壓縮,房地產信托規模得到有力管控,資金投向不斷優化,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不斷增強。同時,標準化投資快速發展,主要得益于證券市場信托的持續發展。

?

他認為,隨著轉型成果的顯現,行業發展方向愈加明晰。未來,信托公司應繼?續積極推動業務轉型,以滿足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居民財富管理需求。

?

壓降

壓降,已經連續三年成為行業關鍵詞。

?

在2021年2月7日召開的年度信托監管會議上,監管人士明確傳達2021年將繼續?開展"兩壓一降",主要內容包括:融資類信托規模再降10000億,違規金融同業通道清零,風險處置3000億以上;房地產規模不超過2020年年末。

?

為了督導信托公司嚴格完成任務,監管部門年末再向信托公司發出"壓降指令"———各信托公司以2020年年底的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規模為基礎,2021年必須繼續壓降約20%的比例;至于通道類業務,監管部門給出的處理意見是,"應清盡清、能清盡清"。

?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年末下達的監管指令中,監管部門要求各信托公司內部嚴格把關,嚴禁違規新增信托通道業務、違規調表和數據造假。

?

來自中國信托業協會的官方數據顯示,在監管部門持續壓降融資類信托的政策背景下,融資類信托規模自2020年三季度以來快速回落。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融資類信托規模為3.86萬億元,同比下降35.13%,環比下降6.57%;融資類信托占比為18.88%,同比下降9.64個百分點,環比下降1.14個百分點。

?

與此同時,以通道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規模及占比逐年下降,2021年至今的同比降幅度超過20%。

?

回顧此前,監管人士于2020年年中曾經表態,壓降通道業務和融資類信托業務,不僅過去要求壓,現在要求壓,今后還會要求壓降。監管政策不會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開展融資類信托業務,而是會逐步壓縮違規融資類業務規模,促使其優化業務結構,直至信托公司能夠依靠本源業務支撐其經營發展。

?

中國信托業協會特約研究員周萍表示,"壓降融資和通道類業務是防范行業風險,避免行業盲目擴張帶來風險隱患,促進行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要求。信托公司應提高站位,增強大局意識,貫徹監管部署安排,有序壓降通道及融資類業務規模。"

?

房地產信托

大幅壓縮房地產信托業務,是監管部門2019年8月以來的政策導向,也是從彼時開始,房地產信托未曾缺席行業年度關鍵詞。

?

至2020年年末,房地產資金信托余額為2.28萬億元,同比2019年年末的2.70萬億元下降15.75%,環比三季度末的2.38萬億元下降4.19%。與此同時,房地產信托占比為13.97%,低于2019年四季度末15.07%。

?

2021年,伴隨著華夏幸福、恒大集團等大型房企風險暴露,房地產行業進入加速洗牌期,信托公司在房地產領域的資金投入持續收緊。

?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投向房地產業的資金信托余額為1.95萬億元,同比下降18.13%,環比下降6.30%;房地產業信托占比降至12.42%,同比降低1.38個百分點,環比降低0.59個百分點。

?

業界觀察人士認為,房地產行業調控升級有助于防范金融資源過度集中,避免由此帶來的資源浪費和潛在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房地產信托業務規模和占比的下降,有助于信托公司將更多資金投入經濟轉型升級的重點領域,更好地發揮信托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職能。

?

2021年底,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支持商品房市場更好滿足購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銀保監會也表示,將合理發放房地產開?發貸款、并購貸款等。

?

不過,中誠信托投資研究部認為,由于"房住不炒"政策基調并未發生改變,房地產信托整體業務規模難有較大增長;在持續壓降融資類業務規模的政策下,股權投資、并購基金等業務模式的規模將有所增加;合作伙伴、業務發展區域將向頭部優質企業和一二線城市集中。此外,信托公司還需關注購房尾款資產證券化等相關業務機會。

?

標品信托

標品信托的爆發式增長延續了整個2021年。

?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在資金信托投向的五大領域中,證券市場已成為第二大領域,僅次于工商企業領域。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資金信托規模為15.67萬億元。其中,投向證券市場的資金信托余額為3.06萬億元,同比增長38.12%;證券市場信托占比升至19.50%,同比上升6.66個百分點。

?

證券市場信托的增長主要源自投向股票和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特別是投向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三季度末,資金信托投向股票、債券和基金的規模分別為0.65?萬億元、2.13萬億元和0.28萬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6.54%、57.36%和10.75%。

?

在這一領域中,TOF產品已成為現階段眾多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一致選擇。

?

據用益信托研究院數據,截至11月12日,今年新增的TOF規模約為787億元,參與布局的信托公司達到40家左右,較去年年末增加20多家。

?

另據可供參考的公開信息,2020年年末,業內有5家信托公司的TOF業務規模超過20億元;而截至2021年11月末,前述公司中有3家此項業務規模已超過百億元。

?

對于標品信托業務的趨勢,周萍指出,在政策的引導下,預計證券市場信托的規模和占比將持續提升。與此同時,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環境為信托公司帶來了標準化資產投資機會,信托公司應充分發揮信托資產的本源屬性,發展直接融資業務,促使金融市場投融資結構與實體經濟發展結構相匹配,形成良性互動且高效運轉的金融與實體經濟資金融通格局。

?

高管流動

行業變革期,信托高管加速流動。

?

據證券時報記者統計,截至12月8日,2021年監管批復任職資格的信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多達24位,涉及22家信托公司。

?

另據公開信息,還有數家信托公司迎來新總經理,但任職資格尚待批復,比如西藏信托、興業信托等。其中,部分信托公司的董事長和總經理在今年雙雙有變動,比如中誠信托、外貿信托等。

?

若加上副總經理、財務官、風險官等,信托公司高層變動情況更多。68家信托公司中,超過一半公司出現高管變動。

?

高管變動的原因,往往源自幾類情況:一是信托公司股東變動。新股東入主往往會對信托公司發展有新思路,新股東也會聘用新班底,制定并推行新戰略;二是常規市場化流動。大多是考核競爭的結果,往往與信托高管的業務能力、業績達成情況有關;三是風險資產處置過程中的高管調整;四是前任的原高管變動后新人補缺。原高管變動可能是因工作原因調動,或是退休,或是被調查等情況。

?

總體來看,高管變動的主要因素又存在一定相互關系。從信托公司的業績展望、股權變化趨勢看,信托高管的較高流動性在短期內大概率還將持續。

?

有業內人士認為,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業務將來若收緊,而信托公司注冊地和辦公地不一致不再被允許的話,信托行業高管還將加速流動甚至流失。

?

相對來說,公司治理完善、經營穩健、高管專業能力強的公司,高管團隊會更穩定一些。不過在行業市場化競爭趨勢下,信托高管的適當變更和流動,往往是信托公司和信托行業、信托人才在發展目標下的選擇,是一個行業健康發展的正?,F象。高頻的高管層變動,特別是"一把手"(董事長或總經理)變動,會對信托公司的穩定發展造成一定影響。隨著信托行業回歸本源,經過一段時期的戰略調整和實踐磨合后,相信流動也會回到正常水平。

?

新規

2021年,信托行業迎來數項新規。

?

7月30日,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發布《關于清理規范信托公司非金融子公司業務的通知》,以"壓縮層級、規范業務"為主要思路,整頓規范信托公司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明確清理規范工作安排。自《通知》印發之日起,信托公司嚴禁新增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已設立的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不得新增對境內外企業的投資。

?

近年來,部分信托公司以固有資產直接或間接設立從事私募股權投資等業務的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其中部分公司由于經營管理相對薄弱、合規意識相對淡薄,在展業過程中也滋生了市場亂象,累積了風險。比如,開展監管套利、隱匿風險的通道業務;與母公司之間存在融出資金、轉移財產、輸送利益等違規關聯交易問題。業內人士認為,非金融子公司業務的清理規范,將有效推動信托公司回歸本源。

?

10月,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發布的《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整頓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成為行業各方關注和熱議的焦點。據了解,近年來,信托公司為便于展業,普遍在注冊地以外設立業務、營銷等部門。因管理半徑拉長,多數信托公司對異地部門缺乏有效管控,積累風險隱患,影響監管政策傳導執行。

?

征求意見稿明確要求信托公司在一年之內完成對異地管理總部的整頓,要點包括中后臺部門遷回注冊地或與注冊地部門合并,所有異地部門的員工總數應占信托公司員工總數的35%以內等。征求意見稿還提到,董事長(含副董事長)、經營管理層、監事長(監事會主席)應常駐注冊地辦公,不得在異地設有辦公場所。

?

有資深行業人士分析,這份征求意見稿如果真的落地將對行業產生巨大影響,目前業務規模排名靠前的多家信托公司均有相當體量的異地業務。不過,征求意見稿也為整頓之后的信托公司留有過渡時間窗口。

  • 分類:城投圈
  • 作者:
  • 來源:證券時報
  • 發布時間:2022-01-04 11:07
  • 訪問量:
詳情

中國信托業的2021年是安靜的一年。復雜嚴峻的宏觀環境,持續嚴苛的監管氛圍,以及沉重而緊迫的轉型壓力,每一項都讓信托公司眉頭緊鎖,低頭沉思。轉型方向是清晰的,行進過程卻是艱難的。融資類信托、通道類信托按部就班壓降縮量,標品信托一如預期爆發增長,信托資產規模逐步企穩,行業轉型順勢踏入攻堅深水區。作為行業觀察者,證券時報記者特此盤點2021年度的信托行業,用七大關鍵詞總結回望,記錄歷史進程中的中國信托業。

 

20萬億

2021年,信托資產規模在20萬億的關口穩住了。

 

自2018年《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簡稱"資管新規")發布以來,信托業進入轉型階段,資產規模從2017年四季度末的高點持續回落。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信托資產規模降幅漸趨平穩,2021年二季度首次出現回升。

 

根據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最新數據,截至三季度末,信托資產規模為20.44 萬億元,雖較二季度末的20.64萬億元有所下降,但略高于一季度末資產余額,規模變化趨向平穩。

 

從資金來源看,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集合資金信托規模為10.55萬億元,占比51.63%,繼二季度末首次突破50%后再度提升;單一資金信托規模為5.12萬億元,占比25.04%;管理財產信托規模為4.77萬億元,占比23.33%。

 

雖然信托資產規模持續壓縮,但集合資金信托的規模整體保持平穩,占比持續提高。非資金類的資產來源即管理財產信托占比也呈現上升趨勢,較2017年末的16 .53%上升6.8個百分點。相對應的是,以通道類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其規模和占比經歷了長時間的連續下降。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占比較2017年末的45.73% 大幅降低20.09個百分點。

 

西南財經大學信托與理財研究所所長翟立宏分析,隨著資管新規過渡期臨近結束,信托業的業務轉型已經取得一定成效。融資類與通道業務繼續壓縮,房地產信托規模得到有力管控,資金投向不斷優化,支持實體經濟的力度不斷增強。同時,標準化投資快速發展,主要得益于證券市場信托的持續發展。

 

他認為,隨著轉型成果的顯現,行業發展方向愈加明晰。未來,信托公司應繼 續積極推動業務轉型,以滿足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和居民財富管理需求。

 

壓降

壓降,已經連續三年成為行業關鍵詞。

 

在2021年2月7日召開的年度信托監管會議上,監管人士明確傳達2021年將繼續 開展"兩壓一降",主要內容包括:融資類信托規模再降10000億,違規金融同業通道清零,風險處置3000億以上;房地產規模不超過2020年年末。

 

為了督導信托公司嚴格完成任務,監管部門年末再向信托公司發出"壓降指令"———各信托公司以2020年年底的主動管理類融資信托規模為基礎,2021年必須繼續壓降約20%的比例;至于通道類業務,監管部門給出的處理意見是,"應清盡清、能清盡清"。

 

值得一提的是,在2021年年末下達的監管指令中,監管部門要求各信托公司內部嚴格把關,嚴禁違規新增信托通道業務、違規調表和數據造假。

 

來自中國信托業協會的官方數據顯示,在監管部門持續壓降融資類信托的政策背景下,融資類信托規模自2020年三季度以來快速回落。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融資類信托規模為3.86萬億元,同比下降35.13%,環比下降6.57%;融資類信托占比為18.88%,同比下降9.64個百分點,環比下降1.14個百分點。

 

與此同時,以通道業務為主的單一資金信托規模及占比逐年下降,2021年至今的同比降幅度超過20%。

 

回顧此前,監管人士于2020年年中曾經表態,壓降通道業務和融資類信托業務,不僅過去要求壓,現在要求壓,今后還會要求壓降。監管政策不會一刀切停止信托公司開展融資類信托業務,而是會逐步壓縮違規融資類業務規模,促使其優化業務結構,直至信托公司能夠依靠本源業務支撐其經營發展。

 

中國信托業協會特約研究員周萍表示,"壓降融資和通道類業務是防范行業風險,避免行業盲目擴張帶來風險隱患,促進行業可持續發展的必然要求。信托公司應提高站位,增強大局意識,貫徹監管部署安排,有序壓降通道及融資類業務規模。"

 

房地產信托

大幅壓縮房地產信托業務,是監管部門2019年8月以來的政策導向,也是從彼時開始,房地產信托未曾缺席行業年度關鍵詞。

 

至2020年年末,房地產資金信托余額為2.28萬億元,同比2019年年末的2.70萬億元下降15.75%,環比三季度末的2.38萬億元下降4.19%。與此同時,房地產信托占比為13.97%,低于2019年四季度末15.07%。

 

2021年,伴隨著華夏幸福、恒大集團等大型房企風險暴露,房地產行業進入加速洗牌期,信托公司在房地產領域的資金投入持續收緊。

 

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投向房地產業的資金信托余額為1.95萬億元,同比下降18.13%,環比下降6.30%;房地產業信托占比降至12.42%,同比降低1.38個百分點,環比降低0.59個百分點。

 

業界觀察人士認為,房地產行業調控升級有助于防范金融資源過度集中,避免由此帶來的資源浪費和潛在系統性金融風險。同時,房地產信托業務規模和占比的下降,有助于信托公司將更多資金投入經濟轉型升級的重點領域,更好地發揮信托服務實體經濟高質量發展的職能。

 

2021年底,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支持商品房市場更好滿足購房者的合理住房需求,促進房地產業健康發展和良性循環。銀保監會也表示,將合理發放房地產開 發貸款、并購貸款等。

 

不過,中誠信托投資研究部認為,由于"房住不炒"政策基調并未發生改變,房地產信托整體業務規模難有較大增長;在持續壓降融資類業務規模的政策下,股權投資、并購基金等業務模式的規模將有所增加;合作伙伴、業務發展區域將向頭部優質企業和一二線城市集中。此外,信托公司還需關注購房尾款資產證券化等相關業務機會。

 

標品信托

標品信托的爆發式增長延續了整個2021年。

 

中國信托業協會數據顯示,在資金信托投向的五大領域中,證券市場已成為第二大領域,僅次于工商企業領域。截至2021年三季度末,資金信托規模為15.67萬億元。其中,投向證券市場的資金信托余額為3.06萬億元,同比增長38.12%;證券市場信托占比升至19.50%,同比上升6.66個百分點。

 

證券市場信托的增長主要源自投向股票和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特別是投向債券的資金信托產品。三季度末,資金信托投向股票、債券和基金的規模分別為0.65 萬億元、2.13萬億元和0.28萬億元,同比增長分別為6.54%、57.36%和10.75%。

 

在這一領域中,TOF產品已成為現階段眾多信托公司業務轉型的一致選擇。

 

據用益信托研究院數據,截至11月12日,今年新增的TOF規模約為787億元,參與布局的信托公司達到40家左右,較去年年末增加20多家。

 

另據可供參考的公開信息,2020年年末,業內有5家信托公司的TOF業務規模超過20億元;而截至2021年11月末,前述公司中有3家此項業務規模已超過百億元。

 

對于標品信托業務的趨勢,周萍指出,在政策的引導下,預計證券市場信托的規模和占比將持續提升。與此同時,資本市場深化改革的環境為信托公司帶來了標準化資產投資機會,信托公司應充分發揮信托資產的本源屬性,發展直接融資業務,促使金融市場投融資結構與實體經濟發展結構相匹配,形成良性互動且高效運轉的金融與實體經濟資金融通格局。

 

高管流動

行業變革期,信托高管加速流動。

 

據證券時報記者統計,截至12月8日,2021年監管批復任職資格的信托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多達24位,涉及22家信托公司。

 

另據公開信息,還有數家信托公司迎來新總經理,但任職資格尚待批復,比如西藏信托、興業信托等。其中,部分信托公司的董事長和總經理在今年雙雙有變動,比如中誠信托、外貿信托等。

 

若加上副總經理、財務官、風險官等,信托公司高層變動情況更多。68家信托公司中,超過一半公司出現高管變動。

 

高管變動的原因,往往源自幾類情況:一是信托公司股東變動。新股東入主往往會對信托公司發展有新思路,新股東也會聘用新班底,制定并推行新戰略;二是常規市場化流動。大多是考核競爭的結果,往往與信托高管的業務能力、業績達成情況有關;三是風險資產處置過程中的高管調整;四是前任的原高管變動后新人補缺。原高管變動可能是因工作原因調動,或是退休,或是被調查等情況。

 

總體來看,高管變動的主要因素又存在一定相互關系。從信托公司的業績展望、股權變化趨勢看,信托高管的較高流動性在短期內大概率還將持續。

 

有業內人士認為,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業務將來若收緊,而信托公司注冊地和辦公地不一致不再被允許的話,信托行業高管還將加速流動甚至流失。

 

相對來說,公司治理完善、經營穩健、高管專業能力強的公司,高管團隊會更穩定一些。不過在行業市場化競爭趨勢下,信托高管的適當變更和流動,往往是信托公司和信托行業、信托人才在發展目標下的選擇,是一個行業健康發展的正?,F象。高頻的高管層變動,特別是"一把手"(董事長或總經理)變動,會對信托公司的穩定發展造成一定影響。隨著信托行業回歸本源,經過一段時期的戰略調整和實踐磨合后,相信流動也會回到正常水平。

 

新規

2021年,信托行業迎來數項新規。

 

7月30日,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發布《關于清理規范信托公司非金融子公司業務的通知》,以"壓縮層級、規范業務"為主要思路,整頓規范信托公司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明確清理規范工作安排。自《通知》印發之日起,信托公司嚴禁新增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已設立的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不得新增對境內外企業的投資。

 

近年來,部分信托公司以固有資產直接或間接設立從事私募股權投資等業務的境內一級非金融子公司,其中部分公司由于經營管理相對薄弱、合規意識相對淡薄,在展業過程中也滋生了市場亂象,累積了風險。比如,開展監管套利、隱匿風險的通道業務;與母公司之間存在融出資金、轉移財產、輸送利益等違規關聯交易問題。業內人士認為,非金融子公司業務的清理規范,將有效推動信托公司回歸本源。

 

10月,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發布的《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整頓信托公司異地部門有關事項的通知(征求意見稿)》,成為行業各方關注和熱議的焦點。據了解,近年來,信托公司為便于展業,普遍在注冊地以外設立業務、營銷等部門。因管理半徑拉長,多數信托公司對異地部門缺乏有效管控,積累風險隱患,影響監管政策傳導執行。

 

征求意見稿明確要求信托公司在一年之內完成對異地管理總部的整頓,要點包括中后臺部門遷回注冊地或與注冊地部門合并,所有異地部門的員工總數應占信托公司員工總數的35%以內等。征求意見稿還提到,董事長(含副董事長)、經營管理層、監事長(監事會主席)應常駐注冊地辦公,不得在異地設有辦公場所。

 

有資深行業人士分析,這份征求意見稿如果真的落地將對行業產生巨大影響,目前業務規模排名靠前的多家信托公司均有相當體量的異地業務。不過,征求意見稿也為整頓之后的信托公司留有過渡時間窗口。

關鍵詞:

相關內容

聯系方式 HOTLINE

電話:0371-65000177
地址:河南省鄭州市滎陽市文博路4號

版權所有:滎陽城市發展投資集團      豫ICP備2020028042號-1       網站建設:中企動力 鄭州 SEO標簽

本網站已支持IPv6 / IPV4雙向訪問

欧美性受XXXX88喷潮,妺妺窝人体色www聚色窝,久久综合五月丁香六月丁香,97久久国产亚洲精品超碰热